Chico

杂食,什么都吃,猝不及防拆逆,写点小文,没水平,谨慎关注。

花村小夜曲 01

***这是一个系列,包含若干小短篇。

***保证不虐。



01


***和平年代AU,OW源,但是正常人设定。

 


源氏放下电话,以颜色判断的话,这的确是个非常特别的电话,用小美的话说,是“三文鱼粉色”。在非常素雅的传统和室摆放现代感极强的摆设,也只能是源氏的独家创意。

离开直布罗陀,他们展开新的人生。虽然远离战争烽火,生活的节奏放缓,也因为没有涉及家族事务而变得平淡无奇,但所幸有源氏,一切都被调剂得恰到好处。如果说过去的极道生涯中,半藏的强硬个性产生了些许负面影响,现在源氏反倒是更像二人生活中的主心骨,用热切而直接的目光,温暖而细腻的情话,将情侣关系维系在一个让半藏安心的范畴内。

“怎么了?”半藏在围裙上搓搓手,他刚从厨房里出来。

哈娜自作主张给他们寄了一箱北海道生蚝,作为伴手,这可是一份厚礼。清理贝类海鲜可算一项浩大工程,但半藏可以耐着性子,像检查弓箭一样仔细地清洗它们。壳中的沙粒必须用毛刷清理,为了不损伤蚝肉,过程不能操之过急,半藏眯着眼睛,迎着亮光操作。生蚝的壳非常锋利,半藏并不是海味料理的熟手,手指被割破好几处。

谁也不会想到半藏和烹饪会结下不解之缘,这归功于源氏。

作为半藏的弟弟,他的私心一向刁钻,却又能在半藏的默许中大行其道,像是“哥哥你看这个天妇罗很不错”,“关东煮热气腾腾的滋味很棒”,旁敲侧击地让半藏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。不过归根结底,是为了让半藏充分利用闲暇时间而采用的迂回战术,避免陷入无事可做的尴尬局面,于是撺掇兄长研究另一门技艺。

无论是清淡的关西料理还是重味的关东料理,贵族饮食还是平民小吃,半藏一概不拒绝,统统纳入到自己的学习范围中。从前甚少接触的火鸡肉,还有鲣鱼片,现在也不会拒之千里,自炊的水平日渐精进。

“捏月见团子不见得比射箭简单。”半藏一本正经地对照着烹饪书上兔子形状的效果图,感慨着,柔韧的力道比强悍的力道更难把握。

本以为这会是打发时间的好方式,但源氏显然低估了半藏处事中持之以恒的部分,菜式花样翻新的频率也快得令人咂舌。

“这么烫的时候就不要碰它了,小心手。”他阻挠半藏拿起刚煮熟的土豆剥皮。

“做土豆沙拉一定要趁热,凉掉会影响口感。”半藏蓦然来一句。

这下源氏彻底没辙了。

也许是对源氏有所亏欠,所以一直都在以还愿的心态来满足弟弟的心愿,明明只需要一分的努力即可,半藏却用上十分的热忱。虽然能在床笫之事上好好地利用这点迎合自己,但他不想在半藏身上使用太多伎俩,相爱本来就是突破万难才促成的结果,风轻云淡之后只想真诚以待。

不过相处也并非一帆风顺,矛盾还是时有发生,正如性格相异而碰溅出的火花,不可避免,却又能开凿出对方性格中一些迷人却被埋没的闪光点,如同切分音,弱化的部分被恰如其分地加重了。

例如,游戏时间的二人对峙。

“我要清扫这里,所以先不要忙着玩游戏。”午后,半藏拖着吸尘器的地刷大大方方地站在源氏的卧室门前。

“放着我来就可以了。”源氏忙不迭地拦着兄长,清扫一旦开始,不持续一个小时是不会停的,他只能忍痛下线,到大厅避难。

“你打理过的房间我怎么都不放心。”半藏不依不饶,每周定时定点地收拾弟弟的房间,已经是接近信仰般不可撼动的习惯。“放心,只是打扫,我不会乱动你的私人物品。”他对源氏垒得厚厚一摞漫画视而不见。

“地面很干净啊。”源氏特意捋着白衬衫蹭过地面,证明所言非虚。

“还是会有看不见的细菌,床铺上还会有螨虫之类的。”

“果真是洁癖啊。”源氏扯开一包薯片,坐在床上,赖着不走。

“我必须要照顾好你的起居。”半藏一板一眼地说。

他在三坪大的房间里径直开展除尘运动,一会弯腰,一会踮脚,头发全部束在头巾里,看样子是要和灰尘抗战到底。鼻梁上冒出的细细汗珠让源氏看着有点于心不忍,但转念一想,家务活让半藏平添居家气息,从高高在上的少主转身变为平易近人的兄长,这样的半藏,对于源氏而言,模样认真得近乎可爱。

虽然每每和他争执到最后都会哑口无言,但是事后回味着每一件琐事,都能将幸福的真谛贯彻始终。

再也不用和失重般的孤独感朝夕相处了,被人爱着的滋味真好,热切的想法在脑海中不断回放,舒坦得飘飘欲仙。

想给熬夜的你斟满大吉岭红茶,想在柏油路上牵着你的手数着路灯,想为你拂去肩上的雪花,想在你伸懒腰的时候抱紧你,想被你数落,再把气头上的你吻得方寸大乱。

人的幸福,就是靠这些渺小的愿望支撑下去的。幸福往往不是来源于人生中光辉伟大的瞬间,而是一次次在平凡时刻的造访。

能在半藏的眼中看到自己,真的是太好了。

“没什么,电话推销员的。”源氏若无其事地放下电话,内心砰砰直跳。

“可我分明听到你报上地址了。”半藏狐疑地盯着他,双手抱臂。

“真没有啦。”源氏苦笑着,半藏的听力实在是好得有些过分。

“再买游戏的话,房间就摆不下了。”半藏很头疼,要不要单独隔开一间房作为源氏的游戏房。

“我向你保证,不是游戏啦,也不是太古怪的玩意。”源氏的解释模棱两可,煞有其事的神秘感让半藏挑了挑眉毛。毕竟是胞弟,半藏对他的隐私会充分尊重,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,他不会追问到底。

“已经是大人了还是不能让人放心。”半藏絮絮叨叨着回到厨房去了,源氏心口的大石落了地。

其实不算是古怪的玩意……可要真说起来的话,也是比较新奇的造物,市面上应该还没有广泛流通才是。源氏回想起电视上的广告,第一次看到就攫住他目光的产品。如果宅急便的速度够快,明天估计就能送货上门。

“厨艺怪客”是近期风靡花村的智能型机器人,无论是在功能还是在造型上,都引起极大轰动和反响。它的广告词是:人力的解放,名厨的败北。

“真的可以连寿司都可以做吗?”源氏颇为好奇地看着广告上的宣传片段,从最简单的章鱼丸子,到铁板烧,它都处理得游刃有余。广告的特效也非常震撼,让世界名厨和机器人同台竞技,它的机械臂精准地切割食物,在效率上完胜人类,同时味道和卖相也相当诱人,不禁让他想起《2001天空漫游》里的场景,人类设想的愿景在一步步成真。

画外音传来:如果您有额外的需求,我们可以在视觉上更大程度地还原厨师机器人的逼真性,以及亲和力。

然后源氏看到了逼真到可怕的人造手,将造型一流的蟹子寿司摆放在观众面前。“久等了。”机器人的声音就像是出自一位慈祥的老伯之口。

实在是太震撼了,当然也包括它的价格。

源氏顿时怀念起过去不愁零用的时光,只要他乐意,他能买下所有花村游戏厅的娃娃机,然后将卧室打造成洋葱小鱿的天堂。

自己的积蓄,应该还是能承担起分期支付的首期吧,源氏有些后悔在游戏打折期一次性买了太多,以至于当下有些捉襟见肘。

买,还是不买呢?

想到半藏手上的创可贴,日夜忙碌的身影,补偿性的付出,源氏觉得这些接近奉献的劳动都该到头了。这个厨艺怪客,说不定会是一个救星。

不知道半藏对新事物的接受程度有多高呢?他挂掉电话的时候想着。

第二天他就得到了验证,半藏的反应比料想的要激烈许多。

“为什么突发奇想要买这个通电的玩意?这是何方神圣?”他指着一米高的银色机器人问道。

“因为不想你受累,所以事先没商量就买了。”

“什么?”半藏对这个理由始料未及。

“我觉得,有机器代劳的话,半藏就可以从繁重的劳动里解脱出来。这也不算坏事吧。”源氏不好意思地搔搔头。

“笨蛋,就这么想把我从厨房里赶走吗?”半藏看着机器人娴熟地拆解着蟹壳,这个家伙从今以后就要代替自己的主厨地位,在厨房里耀武扬威。自己辛辛苦苦练习的刀法,火候,还有调味的技法,都要输给一个机器人了。

“哥哥想多了,我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心思呢。只是天天看着你像陀螺一样的忙碌,我也会过意不去的。”

“没有的事,我一点也不觉得累。”半藏反驳道。

“分明就是,把我伺候得周到过头了,什么和我相关的活儿都抢着去做,感觉哥哥就好像是我随叫随到的佣人,显得我很傻气。”

“那是因为我做起来比你顺手,也比你有自觉。上次哈娜一上线,你就把擦窗的事情忘得干干净净,一心只想着电竞。”

“我的初衷,不过是想减轻半藏的负担而已。现在把这些体力活转交给它们,今后我不必一心二用,哥哥也可以不在漫无边际的杂活上费心。”

“你不懂啊,有些事,不可以因为辛苦就退居二线的,绝对不能由别人代劳。”

“真是倔啊。”源氏皱眉。

“因为对象是你,和你有关的就非我不可。”半藏似乎下了极大的决心。

非你不可吗。源氏鼓足勇气,卖弄起自己小小的期待。

“那……爱我这件事呢,也是非你不可吗?”

“说什么傻话。”半藏叹气,他执拗的傻弟弟。

“我希望人人都爱着你,和我一样。”他敲着源氏的脑袋,希望能让他摆脱这个糊涂念头。

“哥,好疼啊。”源氏噘着嘴。

“怎么会疼,不许撒娇。”

“但是这个机器人怎么办?买都买回来了,总不好退货吧。”源氏陷入深思。

“总之不能呆在那里。”半藏将仍然坚守一线的机器人抱出厨房,那是他一个人的圣地。


PS:圣诞节快乐

评论 ( 6 )
热度 ( 47 )

© Chic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