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ico

杂食,什么都吃,猝不及防拆逆,写点小文,没水平,谨慎关注。

Merry christmas mr shimada


***去年的贺文了,现在放出,有一点点的小修改。

***长微博图片和zine都没法用,这真的是一个悲伤的故事。PDF地址在最后。

***全文一万七左右,ABO设定,车有,OOC有,崩坏不可避免,请再多给我些时间磨练,谢谢。

***遂事不谏,一切朝前看,2017年也请多指教。



May your days be merry and bright.

 

01

这是岛田半藏人生中迎来的第三十八个圣诞节。

与往常一样,他总是对节日气氛后知后觉。经常蜗居在书店一隅,外面世界的变化对他而言并不明显,不过是阴晴雨雪和四季交替罢了。

也许自己有着悠然度日的天性,就和畏寒一样?半藏有点泄气,还是说每个Omega都是如此,没有闯荡心,安于现状,眷恋家庭,喜欢孩子。

“继承书店也能成就一番事业。”半藏想,只是从来没人将这视为值得拼搏的正经事。 

岛田书店处于闹市之外,是一幢双层建筑,一楼是经营区,二楼是私人生活区。不同于一般书店,它以主题作为分类标准,动线设计十分人性化。书籍也偏小众,并不是一味充斥着畅销的通俗刊物。上个世纪的杂志和绝版书作为非卖品,陈列在玻璃展柜。暖黄的灯光下,桌台和书架整齐排布,挂墙相框的写意水墨画,也流露出店主人不俗的鉴赏力。

大学毕业后,他继承父亲的书店,以店主人的身份,投入所有心血,精心打理将近二十年。即使书店的规模比不上纪伊国书屋书店,在电商浪潮冲击下经营状况并不喜人,但在半藏看来,岛田书店就是他的家。

没有什么地方能够像家一样。正如桃乐丝说的那样,半藏深信着。

“老板,今年也要提早准备才行,彩带和礼帽什么的。去年因为准备不充分,销售量落后了哦。”哈娜对着他叽叽咕咕,这个姑娘的日语讲得非常快,虽然不是很流利,但敢于交流的自信能让她在这个世界的任何角落站稳脚跟。她穿着墨绿色围裙,牛仔裤脚收得很窄,是眼下热门的款式,手脚并用,正在把花园区的常绿植物换成圣诞假树。

她还是个非常机灵的女孩,能记住常客的模样,还会私下吐槽说总是买减肥书籍的人一定瘦不下来。

“你搬不动的,换我来。”半藏摘下眼镜。

“安啦,大叔,我可是有肌肉的哦,瞧这里,Alpha式肌肉。”她戳戳右臂。

“岛田先生,影音馆的商品也要及时更新了,我会把与节日相关的DVD和CD摆在热门区。如果实在缺人手,哈娜和您都要过来帮忙哦。”美灵是个有点婴儿肥的中国姑娘,只在店里打零工。她为猫成痴,平日上学的时候,那只叫旺财的田园猫就寄养在书店里。现在,居然也成为类似猫店长的一大吉祥物。

明天就是平安夜了,忙碌一天的三人在提前打烊的铃声中结束营业。送走最后的客人,半藏叫住美灵和哈娜。

“一起出去吃饭吧,你们也辛苦了,书店的布局大改了一番。” 

“又是鱼人拉面馆啊,不啦。”哈娜在玻璃橱窗喷上圣诞的雪花喷漆,还在英文字旁加上兔子贴纸。

“不是拉面馆啊,这次带你们去吃像样的。”

“莫非是米其林,老板你交好运啦?”她马上蹦下梯子。

“也不算,去明庵吧。”半藏陆陆续续地把灯关掉。三个人先是穿过一片古旧的房屋和廉价公寓,绕出旧城区,是更光亮的商业街,车流渐密,花村繁华的一面映入眼帘,百货商城因为节日的缘故被打扮得焕然一新,行人脸上难掩喜气。

明庵是花村的老字号,虽然取的是日本本土化的名字,但是其实是一家以各地烧烤美食为卖点的餐厅,平日里来客如织。幸亏半藏提早订好位置,否则他们有老长的队伍要排。

“需要分隔包厢吗?”引导的服务员善意地问道。如果顾客中有Omega,可以前往特定包厢用餐。现代社会对ABO阶级的平等意识越来越得到强化,使用分隔包厢也不再像过往闭塞年代那样是一件羞耻的事情。

“不需要。”半藏一锤定音。他们在靠窗的座位落座。

虽然半藏看上去会是深居简出的居家型男士,但点菜方面却是非常在行。他点了蒲汁烤鳗鱼,蒜烤帆立贝,牛排,香草牡蛎,酪烤风味的西蓝花和卷心菜等一大堆菜品,再把菜单交给哈娜,韩国女孩点了棉花糖和大阪烧,美灵是个内敛体贴的姑娘,摆手说这绝对是足够的三人份了。

“我记得这里有中国烤鸭,你可以来一份,不要紧的。”半藏鼓励她。

“北京烤鸭啦,虽然这里的套餐不一定能做的正宗,但是味道应该是主演级别的呢。”美灵笑着纠正他。

再也没有比围坐在一起享用热腾腾的食物更温暖人心的美事了。再不畅快的烦心事,亲朋好友聚在一起,也能在家长里短和寒暄问候中被化整为零。

“老板今年打算怎么过节啊?又是一个人通宵营业吗?”烤得焦脆的棉花糖最先上桌,哈娜打破最后吃甜点的餐桌传统,摆开架势开动了。

“是啊。”半藏饶有兴味地看着哈娜把棉花糖在碗碟里堆成小山。

“真是耐得住寂寞。换做我绝对受不了。”

“还好吧,听听歌剧,时间就打发过去了。”

“老板是不喜欢孩子吗?感觉你应该会是早早成家的类型呢。”哈娜夹起一块热气四溢的烤鳗鱼肉,特意在节食的美灵面前晃悠炫耀。她是一个少见的,怎么吃也不发胖的Beta,一般只有代谢迅速的Alpha才有这个特点。

“也不是不喜欢。”半藏点的是定食,他用筷子小心翼翼地剥开温泉蛋。“小孩子太活泼了,估计很难适应我单调乏味的生活吧。”

“不试试怎么知道嘛。老板喜欢什么类型的对象嘛,我认识不少可爱的小姐姐哦。”哈娜已经跃跃欲试。

“嗯……”猪扒内层的夹心滚烫,烫得半藏难以开口。“这个谁说的准啊。” 

“老板是个好人啊,大好人,不但愿意收留小猫,还不会摆出立购禁止的标示(禁止消费者站在书架前看完书而未购买),书店空间小但是规划得蛮有品味。不鬼混不败家,还会投身公益活动,长得也超有韵味,这样的好人要是孑然一身地活着,我可是要替天行道为你做主的哦。”哈娜眨眨眼,一副义正辞严状。

“因为我弟弟就是学艺术的啊。这家店的设计图纸就是出自他手。”半藏哭笑不得。

“说起来,您的弟弟好像也没有成家呢。”美灵挑中一块菲力牛排,边吃边转移话题。

“他太小啦,美,老板的弟弟比老板小很多哟。”哈娜挥舞着筷子,压低声音,神秘兮兮地说。“估计还不到三十岁吧。”

“今年刚满三十岁。他是在我小学的时候出生的。”

“一定是个缠人精。懂事之前一直是你照顾他吧。”哈娜挤眉弄眼地做着鬼脸,看上去对这个话题非常感兴趣。“说不定现在都是哟,老板辛苦挣钱给弟弟打街机什么的。”

“他是Alpha,成年不久就离开花村发展了。”半藏娴熟地用刀叉和猪扒进行拉锯的战斗。

“诶?”哈娜的声音一下就变调了。“精英人士呢!没想到老板的弟弟居然深藏不露,好厉害。” Alpha是相当稀少的品种,他们以思维敏捷,头脑精明,体格强健著称,一般都是社会上的佼佼者。

“是啊,我一直以我弟弟为荣。”半藏微笑着,浅酌清酒。

和美的一餐在哈娜的追问和美灵的控场中迈向尾声。半藏只完成了自己的那份定食,其他基本没动,大部分都被哈娜一扫而空。半藏结账,美灵一个劲地道谢,哈娜却已经在惦记着明天该去买哪个街头小摊的章鱼烧了。

最后一班地铁还赶得上,半藏把两个女孩送到闸机处。“趁着我还没冻僵,快搭车回去吧。”他朝着女孩们招手。

“知道啦,护花使者。”哈娜做了一个开枪的手势,拉着美灵风一样地跑开。

曾几何时,他也对着弟弟这般挥手送别。只是那时候,他不知道身为Alpha的源氏会离家那么远,跨越日本,远行至另国度。北纬35度,东经140度, 以这个坐标为起点,青年在花村启程。时差是一种真切的幻觉,将两人所处地域的太阳分隔。

源氏是他的弟弟。一个喜爱奔波周游的男人,觉得生活就应该妙趣横生,不落俗套,和灵雀一样,毫不安分。

他有些年份没见过弟弟了,仅仅依靠寥寥几封邮件和明信片,半藏的思念之情并不能得到缓解。他依然把源氏定格在十八岁时套着皮夹克,脚蹬机车,和一群逃课少年在游戏厅玩乐,充斥着不务正业味道的模样。

他现在,又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,追逐着年少时期的梦想?

半藏揽紧双臂,凉意窃取回忆释放的脉脉温情。只有夜色始终如一,陪伴着孤单的夜归人。他离岛田书店还有两条街的距离,路灯忽明忽暗,和他的心情一样起伏不定。

一看手腕上的表,时针已经指向十二点。又是一年一度的平安夜,半藏心如止水,他是个典型的东方男人,这意味着他的心境不会轻易动摇。岛田书店近在咫尺,不同于往日的是,一个陌生男子伫立在橱窗前,仔细地看着张贴在上面的广告和营业时间指引。

这么晚了,还会有顾客吗。

陌生人收回目光,二人心有灵犀似的对望。

“半藏。”朦胧灯影下的高大身姿是如此熟悉,以至于半藏的话语一瞬间噎在嘴边,难以自持。

“源氏,是你么。”他不由得加快脚步,直到确信那双眼眸属于渴盼之人时,半藏的心第一次被节日的气息所感染,因颤抖而变调的回音暴露他所有掩饰的渴望和奢想。

圣诞节真的到了。



剩余内容请走pdf


pdf点我

评论 ( 23 )
热度 ( 139 )

© Chico | Powered by LOFTER